央视:打退役军人旗号 行“碰瓷”造假之实 法所不容!

2019-04-19 央视新闻客户端 小字

今天(19日),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人民法院、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对发生在山东平度、江苏镇江的两起打着“退役军人”旗号实施犯罪的案件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钟世峰、白俊国等18人因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妨害公务罪、故意伤害罪分别被判处二至六年不等的有期徒刑。被告人家属、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媒体记者及退役军人代表、各界群众代表旁听了两起案件的庭审和宣判。

两起事件起因均为“碰瓷”造假

发生在山东平度、江苏镇江的这两起打着退役军人旗号,实施聚集、打砸事件,严重扰乱了当地的社会秩序,致使部分执勤民警受伤,财产受损。那事件的“导火索”究竟是什么呢?随着庭审的展开,多方证据印证,“导火索”都是有人故意编造、散布“退役老兵被打”这一虚假信息。

山东平度一案中,2018年10月4日,于有峰等38人因不满足政府已安置的公共服务岗,策划以“旅游”名义非法聚集上访。在当地党委、政府劝返过程中,于有峰等人通过电话、微信散布“被打”等虚假信息,煽动各地人员“声援”,并住进医院。

当庭出示的证据显示,于有峰等人的多项检查均未发现异常。随后赶到平度的王绪章等人来到医院,仍然拍摄于有峰等人“伤情”,发在微信群里并煽动各地人员“相互转告”“准时到位”。

【警方提取音频证据】葛德高:把头盖骨给他敲碎,一定要把他们往死里打。

【警方提取音频证据】王秀启:往死里干,干不死就往死里干。

△山东潍坊潍城区法院一审开庭审理画面

公诉人:2018年10月4日晚上,你是否在你任群主,有400余人的“全国冲锋在前1”群,发布了让全国退役人员,关注声援的文字?

被告人 王旭章:是。

公诉人:你是否还发布了10月5日8时30分,让战友到平度市委集合的紧急通告,并在微信中发布语音文字,煽动全国退役人员到平度声援?

被告人 王旭章:是。

江苏镇江一案中,造假煽动手法如出一辙。2018年6月19日,得知100余人在镇江市政府门前聚集反映诉求,殷幼生、姜成等人积极串联,召集更多人赶往镇江“声援”。

20日凌晨4时许,经接访劝导,部分人员同意离开。王益宏等人对此极不甘心,在现场极力阻挠。经他人提示,王益宏在无人接触的情况下自行倒地,作受伤状。旁边的人纷纷拍摄,然后发到微信群里进行煽动。

【警方提取音频证据】涉案人员 杨建慧:我们的战友在市政府门口被打了,已经躺在地上了,警察都在这里,请全国的战友向镇江声援。

王益宏随即被送往医院。庭审现场出示的多项检查报告显示,王益宏身体未见异常。然而,“老兵被打”的虚假信息通过微信群、QQ群大量传播、急剧扩散。多地人员受此蛊惑煽动,赶往镇江“为被打老兵讨说法”。

为了澄清真相,6月21日,镇江市政府工作人员调出监控视频在现场播放。现场非法聚集人员看后觉得受骗,打算撤离。牛伟浩等人见谣言被戳穿,强行关掉播放设备,辱骂工作人员,威胁打算返回的非法聚集人员;并再次到医院拍摄王益宏“被打”视频发到微信群中,煽动更多人赶到镇江。

△江苏省徐州市铜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画面

公诉人当庭播放的视频直观展示,在外地人员赶到江苏镇江后,九名被告人分别担任不同角色:有人负责现场指挥,有人负责对外联络、购买物资,有人组织列队、喊口号等。在关键节点,九名被告人推波助澜、相互配合、相互支持,导致聚集规模迅速发展,现场行为不断升级。被告人王益宏在最后陈述阶段承认自己在“镇江老兵被打”的视频中故意造假,并为自己的行为道歉。

被告人 王益宏:我对镇江市政府和人民以及全国退役军人说一声对不起,还有庭上的所有的被起诉的人员说一声对不起你们,没有我的主动倒地,就没有今天的这起大案要案。

据了解,这两起案件不是个例。2018年以来,多地接连发生打着“退役军人”旗号非法聚集事件,并呈现出有组织、成规模、暴力化等特点,严重扰乱当地党政部门工作、正常社会秩序和百姓生产生活;此外,还出现了多起极少数人员以祭扫、纪念为名行免费旅游之实,拒付高速过路费、景区门票费等滋事扰序事件。

本色渐褪私欲膨胀 自视“法外之人”

从退役人员到走上违法犯罪道路,这些被告人悔不当初。他们说,自己把党和政府的关爱当成妥协退让,错误地认为自己是拥有特殊身份的“法外之人”,军人本色渐渐褪去,法治意识渐渐淡薄,最终走上违法犯罪之路。无论是庭审现场他们的自我陈述,还是在侦查阶段他们的供述,两起案件的被告人都进行了深刻反思。

在镇江充当现场“指挥”的白俊国,1989年入伍,1992年退役安置到河南省巩义一家地毯厂工作,后到市邮电局工作。2001年,因企业改制下岗后,他一直打零工谋生。

2017年之前,白俊国都没有参加过非法上访。当年5月,他加入一些相关群体的微信群,并参加了一次非法上访,得到了5000元现金补偿。

被告人 白俊国:当地人员接我们给我们每人5000元,我当时觉得维权还有现金补偿,当时思想起了很大变化,这时候就逐渐脱离了维权最初的安置诉求,逐步地往金钱、利益上看得比较重。

此后,他开始打着“退役军人”旗号以访牟利、以访为业,自封“全国退役军人秘书”,串联各地人员非法聚集,以过生日、集体签名等名义召集“搞活动”,向各地政府施加压力,一两年内先后索要钱财共计43万多元。

多名被告人供述表明,聚集的目的,就是利用这一群体讲义气、重感情的特点,传递不合理诉求和非理性情绪,甚至编造谣言,煽动更多人聚集,“抱团”向政府施压。

被告人 于友峰:我参加过多次群体上访,确实得到过好处,比如说工资待遇的提高,而且在心理上认为,会哭的孩子有奶吃,闹得越大,得到的好处越多。

公诉人指出,对于这些被告人,其实各地政府一直在努力关心照顾他们。有的被告人退役时,当地政府按照当时政策给他们安排了当时条件较好的工作,有的遇到生病住院、房屋损坏以及其他生活困难时,当地多次给予补助救济。但仍然有一些人想和政府谈条件,希望政府能够突破政策界限,满足自己的不合理诉求。

公诉人 潍坊市潍城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员 李金艳:退伍后,有的不适应新的工作环境,有的不能正确对待生活中遇到的困难,有的与别的地方的退役军人盲目攀比,导致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渐渐发生变化。

张小龙,参与过漯河、镇江、平度等多起非法聚集事件。他2005年转业至江苏无锡,签订了放弃安置协议书,领取了自谋职业金。后来,他开办的工厂因经营不善关闭,便开始无理上访,提出给他行政编制、给他60平米房子、为他办理无息贷款等“八大诉求”。

被告人 张小龙:我说的工厂亏损,这样如果你们真想帮我,就帮我在无锡天猫食品旁边租1000平米的房,帮我再借50万块钱的无息贷款。

诉求一旦得不到满足,涉案人员就企图把事情闹大,甚至用暴力犯罪的方式要挟政府,以达到自己的目的。

45岁的钟世峰参加非法聚集上访的足迹遍布多个省市,一次次获得“好处”,使他觉得自己成了“法外之人”,政府不能对他怎样。

被告人 钟世峰:想到我们是军人的身份,退役军人又是党员,政府也不会对我们太怎么过分。

经查,18名被告人成分多样、背景复杂,其中多人有违法犯罪前科。多名被告人供述,从部队退役后,不再学习,军人本色渐渐退化,一些人居“功”自傲,非法诉求不断升级,再加上法纪意识淡漠,最终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当庭认罪悔罪 法律底线不容逾越

在庭审最后陈述阶段,被告人均认罪悔罪,表示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没有法外之地,也没有法外之人,更没有特殊的群体和个人,维护权益、反映问题、表达诉求必须依法进行,严格遵守国家法律法规;深刻认识到自己打着“退役军人”旗号实施犯罪的恶劣性质和严重危害,愧对党和部队的教育培养,愧对战友和家人,向涉案地人民群众和政府、受伤工作人员以及全国退役军人真诚道歉。

被告人 钟世峰:我想说的是,不管自己有多么辉煌的从军经历,都不应成为我这次犯罪的理由。对在平度发生的案件,我在当中起到的作用,我深表悔恨,我特别后悔。

面对庄严的法庭,钟世峰几度掩面痛哭,他还当庭提交了一封公开信,呼吁战友们正确认识退役军人安置优抚工作的不断完善和发展,理智行事,依法解决问题,绝不能做违法犯罪的事情,败坏军人的声誉。

与钟世峰一样,在最后陈述环节,两起案件的其他被告人都深刻认罪悔罪。

被告人 牛伟浩:这次事件的发生严重影响了当地人民的正常生活秩序,给当地政府和人民带来了直接和间接的经济损失,也给整个退役军人(群体) 抹了黑,同时毁了自己也毁了家庭,影响了下一代。

被告人 白俊国:法律是公平正义的,天下没有法外之地,地上没有法外之人,任何人都不能存有侥幸心理违反法律。希望以我为戒,千万不能走我的老路。

旁听了庭审和宣判的各界人士也深有感触,认为,法院的审理公开公正,体现了党和政府依法打击犯罪、捍卫法治权威的决心。任何人逾越法治底线、践踏法治尊严,都必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徐州市政协委员 杨杰:法律保护我们每个人的合法权利,但是要通过一个合理合规的渠道,来进行表达。

徐州市退役军人事务局干部 吴咸春:我作为一名退伍老兵,我觉得不论是转业军人还是现役军人,都要为国奉献、为民服务,要珍惜荣誉永葆本色,绝不允许任何人打着退役军人的旗号,扰乱社会秩序。

(央视记者 冀成海 石云松 李文杰 黄一辰)

猜你喜欢
贫困村"一号院"主人搬家了 你知道台湾有一款鞋叫“中国强”吗? “中国制造”地铁将出口美国 这位老人又创一项世界纪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