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跑”完两个长征:老乘警的“新速度”(高清组图)

2019-09-21 人民网-贵州频道 小字

“距离退休还剩74天,努力完成第21次跑车任务!”

9月20日6时20分,手机闹钟铃声一响,李松便准时起床,熟练地在“备忘录”里输入自己的倒计时。对于一名即将年满60岁的老同志来说,智能手机用得很“溜”。

李松,是贵阳铁路公安处都匀车站派出所的一名普通基层民警。入警以来,老李一直干的是线路治安工作,从徒步巡线排查隐患到进村入寨开展宣传,他和居住在铁路沿线的老百姓打了整整36年交道。

今年6月初,为全面提升旅客的安全感和满意度,铁路公安机关做出了所有高铁动车和普速列车都上警值乘的部署。面对警力缺口,一大批干部民警迅速从机关科室、直属支队和派出所抽调,充实到列车值乘岗位。“我当了一辈子铁路警察,要是不去跑几趟车,就太遗憾了!”对于仅剩7个月就要退休的李松来说,这是挑战,更是机遇。随后,在派出所抽调人员的报名表上,他的名字排在了第一个。

到乘警支队正式报到后,老李主动要求担当管内天数最多、线路最长的“广州车”值乘任务。由于“套跑”,这趟动车每次从贵阳出发前往广州,之后在广州和重庆间来回,最后回到贵阳已经是4天之后。对于家住都匀的老李来说,他则要在每次任务前一天从家里赶到贵阳,在乘警支队驻北站指挥室的间休铺休息一晚。

早上7时40分,李松准时到派班室,领取工作提示、佩戴单警装备、填写乘务报告、“钉钉”签到打卡……出乘手续一切办理妥当后,他又抓紧赶往站台,联合列车长对D2807次动车车厢内的消防设备再巡检一遍。

8时40分,发车不到10分钟,老李就在3号车厢中部一个座位后的小桌板上发现一包已经开封的香烟:“小兄弟,收起来,车上想抽烟没有客气可讲!”他快步过去,耐心地讲解了前几天查获一名吸烟乘客并移交桂林西站派出所处理的例子。

“车上的工作没有过多的技巧,关键就是心要细。”谈起3个多月来的值乘经历,老李总结了自己的一套经验。有一次,列车终到广州南站,准备退乘时,他接到一名从北京来旅游的大姐求助,称自己一枚价值4000元的玉石吊坠弄丢了,他又返回车厢,最终在座椅间的缝隙里找到,后来,每次列车快要到站,他都在车门前对准备下车的旅客多提醒几句;又一次,列车运行至綦江站时,一名旅客发现自己刚花6000元买的手机不见踪影,他立即开展工作,最终查实并追回了那台已经被人捡走带下车的新手机,后来,他每隔一小时就要将全列巡视一遍,反复提醒旅客注意随身财物的安全。

10时13分,列车准时停靠从江站。这里,是铁路管辖交界口,乘降旅客较多。老李走上站台,与车站客运员交流了几句,了解当日的客流情况,引导旅客及时上车。

一个小时后,列车广播再次响起,提示五通站下车旅客做好准备。他走下车厢,如年轻人一般在站台上“打卡”、拍下一张站牌照片,随即通过微信给女儿发过去、报一声平安。

稍作调整,老李再回头望向远处绵延的大山时,感慨良多——

1983年,他退伍转业参加工作,分配到位于黔东南黄平县谷陇镇境内的一个四等铁路小站驻站。那时,大山里还没有通电,每次去沿线老乡家走访,都要赶在天黑前回来。1994年,他调任玉屏车站派出所。作为当时贵州省内春运第二大客运站,容量仅700人的候车室每天需要接待将近2万名从铜仁、黔东南、怀化等地赶来乘车的旅客,人山人海的站区,治安维序也是一个巨大挑战。2001年调任都匀后,他带领民警徒步从龙里走到麻尾站排查线路安全隐患,每一根铁轨都留下了足迹。时光匆匆,当身上的制服已经换了好几个样式、他也临近退休时,恰好赶上国家铁路建设的飞速发展,快节奏的高铁运输跑出了新时代的幸福感……

“每次从出去到回来,我跟着车就跑了4136公里,一个月出乘6次,算起来就是24800多公里,相当于走了2个长征!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从在线路旁守护“绿皮车”到在车厢里护航“和谐号”,从天南地北遥遥相望到一个个铁路交通圈的形成,老李在岗位上实实在在感受着中国速度,也期待着用自己的“最后一班岗”为从警岁月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许璇 文威)

猜你喜欢
贫困村"一号院"主人搬家了 你知道台湾有一款鞋叫“中国强”吗? “中国制造”地铁将出口美国 这位老人又创一项世界纪录!
评论